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推荐 >> 内容

晁盖挂得颇为蹊跷,到底是谁射出了那支冷箭?

时间:2019-1-7 8:28:16

晁盖挂得颇为蹊跷,到底是谁射出了那支冷箭?

月明如镜,风寒似刀。曲径通幽处,是一片密林。

孙立卧在人形坑道里,身上盖满了厚实的茅草,惨白的月光倾泻下来,将那支箭头折射的愈发乌黑。

箭是由金钱豹子汤隆精心制作的,光滑而挺直的箭杆上被刻上了“史文恭”三字。

为了一击毙命,汤隆在打造箭头时,还在上面反复淬了剧毒,弩是采用上等的牛筋作弦,弹射力惊人。

以致于当吴用暗地里将这套利器交给孙立时,诡异的笑道:“提辖此行务必成功,提辖及登州的众位兄弟前程,全仰仗这一箭了”!

孙立握住劲弩的手微微出汗,回想起临行前那一幕,后背一阵发凉。

晁盖挂得颇为蹊跷,到底是谁射出了那支冷箭?

01

梁山泊的东山客栈里,跳跃的烛光,将吴用那张精明的老脸晃的更加阴鸷。

“提辖莫在犹豫,曾头市防守严密,那史文恭武艺高强,料得三日内晁盖必然撤军,曾头市西侧十五里的那片密林是他的必经之路,设伏地点我已勘验,到那时曾头市也会设伏,事不宜迟,还请快快动身。”

吴用急切的说道,顺手递给孙立一个包裹,他没有打开,凭着多年的经验,摸得出那里面是一套弩机。

桌上的熟牛肉被切的厚薄均匀,碗里的酒也很香,很醇。

吴用举起碗向他示意,可孙立觉得一阵恶心,他对面的这个人像一只干瘦的老鼠,生生钻进胃里,肆意的撕咬着他的五脏六腑。

孙立抬眼看了看门后面挂的搭琏,那是弟弟孙新和弟媳顾大嫂为他潜伏时准备的干粮和水囊,但他们不知道,这一次的任务,是何等的卑劣!

屋外,暗寂无声,夫妇二人都被吴用打发走了,孙立仰天长叹,问道:“梁山泊不乏善射者,小李广花荣箭无虚发,军师何故非要寻我做这等差事?”

晁盖挂得颇为蹊跷,到底是谁射出了那支冷箭?

呵呵!吴用一抹稀稀拉拉的几根胡须,干笑道:“此事干系到我梁山的大局,不可懈怠,晁盖与宋头领貌合神离,早已是公开的秘密,花荣乃是宋头领的嫡系,箭术之绝江湖尽知。因此,此事断然不能由花荣兄弟出手。”

果然,无论何时,卑劣者总是振振有词。如若成功,则宋江阴谋得逞,如若失败,则所有的罪名都会推到我头上,说到底不过是让我做一个可悲的杀手罢了,想到这儿,孙立一阵苦笑。

吴用起身,消瘦的身影被月光折射到残破的墙上,形成了一张乱舞的魅影。

02

看着孙立的情绪稍定,吴用又继续说道:“你本是登州提辖,弓马娴熟,何况你刚入梁山不久,此前与宋头领未曾相识,得手后也没人会怀疑,因此此事非你莫属”。

“还有一事在我心中藏匿已久,今日便吐露于你,祝家庄被破时,宋头领对你师弟--祝家庄的教师栾廷玉极为看重,本想一并收入麾下,不料被你私下放走,宋头领知晓后,心中极为不快。”

孙立面色一沉,原来这么隐秘的事,居然会被宋江知道,梁山的耳目,果然无处不在。

看来已是胜券在握了,吴用笑了笑,压低声音道:“当时时迁等三人投奔梁山,差点被晁盖砍了脑袋,宋头领为了兄弟意气,这才引发了后来的三打祝家庄,想来你做提辖时衣食富贵,前程不可限量,若不是因为晁盖,何至于上这梁山落草?

所幸宋头领高瞻远瞩,心中早为众兄弟谋下了安身之所,料想提辖一身本领,也不愿埋没于这荒山野岭吧。”

一番推心置腹下来,孙立脑门上已渗出细汗,吴用见时机已到,便起身告辞。

临行时拉住孙立的手道:“事成则可保提辖前程,若不成还望好自为之,提辖还有几位登州来的兄弟留在梁山,这箭一经发出,可不容有失啊!”

吴用口中的登州兄弟,都是跟随孙立一起入伙的,除了他的弟弟弟媳、远房亲戚乐和、还有解珍解宝兄弟、邹润邹渊叔侄。

都是功夫稀松之人,倘若此行孙立失手,他们的结局,不言而喻。

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

晁盖,你必须死,这是宋江的指使,可怨不得我!

啾!一声凄厉的鸟鸣划破了夜色,将孙立从回忆拉回现实,他定睛一看,前方山坡下隐约一队人马举起火把,正快步赶来,为首的人骑着高头大马,正是晁盖!

晁盖挂得颇为蹊跷,到底是谁射出了那支冷箭?

03

孙立心中一阵狂跳,平复了一下心境,他将食指放到扳机上,准备发出那支关系到身家的毒箭。

正在此时,前方突然杀出一队人马,领头者正是曾家的第五子曾升,这曾升年近十六岁。

使得两口飞刀,自知不是梁山众将的对手。

因此此番拦截晁盖退路,他特意携上五百名弓手,准备以逸待劳,实行远程射杀。

只见曾升将手中的火把一挥,瞬间山坡下箭如飞蝗,梁山士卒顿时死伤一片,晁盖惊得连连后退,此时不出,还待何时?

孙立略作瞄准,食指勾动,那毒箭如出笼之鸟,直扑晁盖面门。

趁乱射杀晁盖,将祸水引曾头市。

吴用,你果然好手段!孙立暗想,看见双方的人马已经绞杀到一起。

他长舒一口气,便翻身掀开茅草,趁着夜色,飞快的向东南方的小路跑去。

按照计划,那里有吴用备下的快船,可以连夜返回梁山。

对于那支射出的箭是否成功狙杀目标,他心中十分笃定,他对于自己的箭术向来自信。

只不过生性低调的他,并未如花荣那般张扬,自恃有着宋江撑腰,整天一副天下第一的派头。

更何况,在起身的那一刹那,他确实看见了晁盖翻身落马的身影。

......

《水浒传》中,晁盖的死得蹊跷,众头领看那支箭时,上有史文恭字。可是史文恭从未承认自己射死晁盖,何况顶尖高手史文恭在敌军劫营之时,冲到前线放冷箭也不符合身份。而华荣的箭法不至于查到如此地步,肯定直接命中要害。再说曾头市,戴宗的情报是曾头市要“剿除晁盖上东京”,曾魁也说要“拿你解官请赏”,他们都是打算活捉晁盖的,放毒箭的做法不符合他们的既定战略。

在这个尔虞我诈的江湖,不管是不是孙立,或者其他人射出这支箭,以晁盖的性格都决定了他不可能活得长久。

因为和射中他的那支毒箭相比,更毒的,是人心。

晁盖挂得颇为蹊跷,到底是谁射出了那支冷箭?

04

有些计划尽管心中已经排练了无数次,最终它却出现了一个没有按照排练运行的结局。

譬如这次狙杀计划。

用了最强的弩,最毒的箭,设计了最完美的布局,却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局面:晁盖被射中面颊,或许是射程太远,只伤了皮肉,虽然毒液入里,却没有当场毙命。

在宋江看来,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这完全是一次失败的计划,听着晁盖痛苦的呻吟。

他转身怒视,只见吴用跪地上不住的哀嚎,孙立面色铁青,看不出是悲痛还是愧疚。

事已至此,宋江也只得放声大哭,心中只盼晁盖早日归西,尽快继承寨主之位。

梁山众人皆传言:早闻宋公明是重情重义的汉子,今日见他对晁寨主的这份哀荣,果然不虚。

临死前,晁盖仍然心有疑虑,他隐约觉得宋江可能是幕后黑手,但也无法证明,只得留下遗言:哪个能捉得射杀我的,即为山寨之主。

接下来便是吴用戴罪立功的时候了,在老大宋江的策划下,构陷卢俊义、攻打大名府。

晁盖挂得颇为蹊跷,到底是谁射出了那支冷箭?

最后活捉史文恭,宋江上位等一系列的动作都不过是暗箱操作的黑幕。

那个倒霉蛋史文恭临死前也非常不解:我射杀了晁盖?这么大的事,我怎么不知道呢?

刚想开口辩解,早被黑旋风李逵一斧头剁了,当然这也是出于宋江的授意。

日后宋江一直怀恨在心,不住的暗骂:“若不是孙立射偏了那一箭,何至于兜这么大圈子?,差点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对于犯错的孙立,似乎再无重用的必要了,排座次时,只排到了第三十九名,位列地煞,还不如一起入伙猎户解珍解宝,他俩位列天罡,排名三十四三十五。

?一切都被孙立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,他终于明白,身逢乱世,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你眼中的功名不过某些人向上爬的垫脚石,只是一片毫无根基的浮云。

或许是这样的心思被萌发,以孙立为首的登州派在日后的征战中出工不出力,待到征方腊归来。

晁盖挂得颇为蹊跷,到底是谁射出了那支冷箭?

八人当中的孙立及弟弟弟媳,连同乐和,邹润都活了下来,还被授予官职,重新回到了登州。

他们的人生,在梁山上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,仿佛一场梦,江湖回首梦如初,只愿平生如故。

?

 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  • GGG123单机游戏资讯_单机新闻_单机功略-GGG123单机游戏(ggg123.cn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